在70多年前的朝鮮戰場上,被認為是一個“年輕大國”的美國,與更加“年輕”的新中國進行了一場長達3年的殘酷廝殺,雙方均付出了不小的代價,也獲得了大量極其寶貴的經驗和教訓。這些在戰火中學到的種種知識,對中美兩國軍隊的影響頗為深遠,甚至在今天,我們仍然能夠在兩軍的訓練、裝備和戰術理念中,看到那場戰爭的一些痕跡。通過觀察中美兩軍交手后的發展側重點來看,一個十分有趣的現象是,今天的解放軍與美軍似乎多少都活成了當年自己所討厭的樣子……


先來說說美軍。回想1950年,挾二戰勝利之威踏上朝鮮戰場的美國陸軍,絕對算得上是當時世界上綜合戰力最強的陸戰力量,部隊編制、后勤補給、輕重裝備質量、火力搭配、人員訓練程度和近乎隨叫隨到的海空火力支援……一切的一切都是諸多國家的軍隊可望而不可即的。不過,這并不意味著美軍就是無懈可擊的,夜戰就是不足之一。


其實公允地說,夜間作戰能力較弱并非是當年美軍自身的問題,而是受制于時代與技術的局限性。畢竟夜視器材性能的革命性進展和大規模列裝部隊,是上世紀70年代末到80年代初才開始的,且首先普及于美軍。在這一點上,中國軍隊絕對是“功不可沒”。

在朝鮮戰場上,受到裝備落后、火力薄弱、沒有制空權等因素影響,志愿軍部隊在戰爭前期和中期很少于白天展開大規模行動,尤其是進攻性作戰。大多數情況下,中國軍隊都是在夜間進行運動和交戰。借助夜色的掩護,部隊能夠更加安全地移動和發起進攻,盡最大可能地接近美軍陣地。


道理很簡單,在美軍強大的綜合火力面前,敵我距離越近,沖擊距離就越短,部隊暴露在敵方優勢火力范圍內的時間就越短,能夠減少傷亡,保存更多有生力量。另外,交戰距離接近,也有利于裝備較弱的一方充分發揚火力,把所有彈藥都“扔到對方頭上”。同時,敵我接近,敵方重火力在進行支援時,也會因擔心造成誤傷而有所顧忌。于是乎,黑夜一度成為了中國軍隊天然的隱蔽和偽裝手段。


反觀美方,在戰爭中前期確實被中國軍隊的夜戰折騰得不輕。上世紀50年代,包括美國陸軍在內,夜間的最主要索敵手段其實還是較為原始的照明彈與探照燈。二者在當時雖然有效,但缺點也很明顯:

照明彈的照亮時長有限,對方可待照明彈熄滅后恢復運動,除非己方連續不斷地發射照明彈,才能維持長久的可視條件。而且照明彈還是一柄“雙刃劍”,當雙方近距離交戰時,照明彈在照亮戰場的同時,也會暴露己方陣地的布防,甚至會因此招致敵方狙擊手的精確打擊。


至于探照燈,其首先要求己方有功率足夠大的發電機,且要為發電機準備充裕的燃料,如柴油、汽油或煤油等。另外,探照燈的存在本身就是在對外暴露己方陣地的方向和位置,同樣不夠安全。

事實上,當年的美軍并非在夜視系統方面毫無建樹。早在二戰前,就有一些軍方科研單位著手研發紅外夜視儀等裝備,于二戰歐洲戰場上繳獲的少量德軍夜視裝備和俘獲的專家,進一步加速了美國于此領域的進展。


二戰期間,德國軍方率先研發并少量裝備了“食雀鷹”紅外夜視系統,堪稱夜視觀瞄類裝備的開山鼻祖。有意思的是,德國人的目標很遠大,計劃將“食雀鷹”發展為一款系列化產品,以便讓大到坦克、坦克殲擊車、裝甲運兵車,小到步兵手中的步槍,都能使用相匹配的“食雀鷹”。不過,限于戰爭時期的資源不足、早期紅外夜視技術極度不可靠和造價昂貴等原因,“食雀鷹”未能大范圍列裝,發揮的作用極其有限。最終,一部分“食雀鷹”成為了美蘇兩國的戰利品。


然而,或許是受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的影響,踏上朝鮮戰場前的美軍在夜視裝備領域并沒有什么進步,故而被精于夜戰、近戰的中國軍隊好好上了一課,付出了極大的代價。到了上世紀60年代的越南戰爭期間,美軍開始逐步應用單兵夜視系統,如直升機駕駛員使用的PVS-2夜視儀等,且持續對相關技術進行發展更新。


直到今天,美軍已是全球夜視裝備最精良的軍隊,大概也終于克服了70多年前“被夜晚支配”的恐懼感……

說完了美國陸軍,再來看看中國陸軍。當年的那場戰爭對我們造成的一個最大沖擊和改變,或許就是經常被戲稱為“火力不足恐懼癥”的癥狀了。畢竟,近戰和夜戰雖然一度成為中國軍隊有效的克敵辦法,但從根本上說,還不是因為沒有與敵人對等的火力?若是手中擁有足夠的攻堅火力和輕重武器,哪個指揮官愿意讓部隊冒著巨大的風險貼到敵方陣地跟前, 迎著機槍去沖鋒?


見識過美軍的綜合立體化火力打擊與協調體系后,中國陸軍看到了鴻溝般的差距。“小米加步槍”固然好用,但絕非能夠包打天下,由此我們開始逐步陷入所謂的“火力不足恐懼癥”,直至今天依然自認為仍未“醫好”。


結束了與美軍的廝殺后,中國陸軍學習蘇聯陸軍的大炮兵主義,在營、團、師、軍級部隊編制內,建立起相應的炮兵部隊,同一型號和口徑,實現各級炮兵彈藥通用,初步建立起接近世界先進水平的炮兵力量。


當然,陸軍不僅僅只有炮兵,基層步兵的火力同樣需要加強。于是乎,大量半自動和全自動槍械列裝部隊,這還只是基本的。在手榴彈方面,解放軍搞出加大裝藥量的加重手榴彈,爆炸后的殺傷半徑更大。在一些部隊中,將重機槍下放到最基礎的班一級,生生地把大口徑重機槍當成班用機槍來使用。


尤為“喪心病狂”的是,火箭筒和無后坐力炮獲得大量普及,乃至如今的一些解放軍步兵班,甚至到了人手一支一次性火箭筒的地步。反正一次性火箭筒成本低,適于廣泛裝備,且打完就扔,不占編制,步槍手還是步槍手,機槍手也還是機槍手。單管的火箭筒火力不夠猛?沒事,那就用雙管的……


至于西方國家步兵班中常見的使用高精度步槍的精確射手,解放軍也有類似的“崗位”,只不過我們的精確射手不僅僅裝備高精度步槍,往往也會攜帶單兵狙擊榴彈發射器。這種榴彈發射器的射程與狙擊步槍持平,精度則差了一些,誤差能達到10~20厘米。但是沒關系,榴彈的單發致命殺傷半徑可達5米,有效殺傷半徑在10~15米左右……


輕便靈活地迫擊炮一直是伴隨步兵的好伴侶,解放軍在此必然也要“有所建樹”,目標就是要在單位時間內射出去的炮彈,要比任何人都多。于是乎,顛覆常規思維的SM-4型車載速射迫擊炮出現了,其使用彈匣供彈,能夠實現連發射擊,以120發/分鐘的射速把炮彈投射到6000米外,一門炮就足以覆蓋一塊面積不小的陣地。


離近了打不過,那離你們遠點總行了吧?不用急,哪怕對手躲在兩三百公里外,我們一樣能用遠程火箭炮打擊敵人。對于很多國家的陸軍來說,打擊200~300公里處的目標時,通常會選擇使用近程戰術導彈,但中國人的思維粗暴而高效:火箭彈比導彈便宜得多,且一次齊射能炸一大片,把火箭炮的射程提上來不就行了?然后我們就看到了各型國產遠程火箭炮從容地承擔起了戰役乃至戰區級戰術導彈的工作……


回過頭來想一想,如今的美國陸軍實現了白天黑夜都能“如履平地”的目標,而中國陸軍則始終孜孜不倦地追求“更強大的火力”,這何嘗不是各自活成了“自己討厭的樣子”?不難發現,那場70多年前的戰爭對兩軍的影響,還將持續相當長的一段時間……

最近更新

亚洲日本va一区二区三区_久久综合88熟人妻_日本看片一二三区高清